首页 小说 正文

生日被学姐XX

小说

斟满了小半一杯,自己举头一饮而尽,然后又倒了一小杯,饮尽,我看到酒杯中晶莹的液体,沿着她粉白色的脖子,一骨一骨地流进,丝毫没有犹豫,“呵”她呼了一口气,“我陪你过生日”她看着酒瓶狠狠地说。

  “你到底想干什么”我企图挣扎,不过身上坐了一个人,女人整个身体压在我的腰胯我怎么敌她,因为位置不利,加上我的双手被铐,又被压在身下,根本挣扎不起来。而且腿在这时是没用的。

  她不回话,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,雪白的臂膀伸到脑后,解下扎头发的手绢,然后递过来,覆在我的眼睛上。

  顿时,在这个世界上,只剩下耳边的电视机声响,和她手卷上的朦胧,我正想加强我的听力,同时扭头,一双手扶住我的头不让我动弹,就感到一对唇凑过来,堵住我的嘴。

  接吻也不必这样吧,我心说着,对待我怎么能这么蛮横。不过想想,吻我算了,也许无非是她的游戏,在这个生日送我的礼物。

  就在我想接受了的时候,猛然间,发现唇里过度过来淡淡的液体,涌到我的口腔中。黑暗中我只有依靠感觉,感觉是她刚才含在嘴里的酒,靠着重力,从她的口中流到我的口中。酒流进我的喉咙,一缕一缕的不规律地刺激着我的舌根,我动弹不得,有不能喘息,甚至我感觉不是食管而是气管被灌进了酒,但我只能闭着双眼,憋着气把酒引进,试着不让它呛到我。

  “咳咳”我受不了,我还是呛到了,双颊发热的把酒咳出来。那些液体顺着嘴角和下巴,流进我衬衣的领子,流进脖子流到背上,流到腹部,非常的不自在,我的喉咙在发热,气管更烫,烫得我只能从鼻子中呼吸出火辣的酒气,“咳咳”我咳着酒,可唇边的这个人,丝毫没有放纵的双手顽固地捧着我的脸,然后双唇又靠过来,又一口酒进来了,我只有再次憋住气,让它直接流进我的胃里,我不想被一口酒憋死。头痛欲裂。

  非常的难受,我想不到说什么,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,或者她在干什么,只知道我的口腔和气管在火辣辣地烧着。背上早就湿透了,留下去的酒精和后背因为紧张而渗出的汗水,混合在我身下,衬衣很快就被打湿。我的脸也滚烫,烫得燃烧的火焰进入我的思维,没想到这突如其来的经历。学姐动了动屁股,我能感觉到她把手放在了我的腰间。由于刚洗完澡,简单的换的衣服,我只穿了内裤和仔裤,根本就没系腰带。我还在忍受火辣的呼吸煎熬之时,她弹开我仔裤上唯一的扭扣,轻柔地下拽仔裤的拉链,慢慢开始褪下我的裤子。

  在我的拉链划过我那里的时候,我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已经很硬了,不该这样,我想着,怎么能这么对我,这不是,这不是强J吗。

  而我是个男人,是在这种情况,和任何情况下,都应该处于上位的那个人。可是却被一个女人压在身下。我可以说什么,我可以喊什么,但是我的嘴动了动,我不能象个A片女主角那样喊“不要”,我是男人,被束缚的男人,我能怎么办,我想不出办法,我企图反抗,但这时裤腰和内裤划过,我略微感到痛楚,她双手捧着我的脸,本来依着我的身体,略微站起一点,然后左褪蹭着我的褪划过来,我也被她的姿势狠狠地压制,躺平在沙发上,她两条腿再次跪在我身体的两侧,膝盖撑在沙发上,然后缓慢的,慢慢地朝我的那里坐下,等触碰的一刹那,我在黑暗中感觉她没有穿内裤,她一手捉住我坚硬的分身,指甲已经刺痛了我那里,然后把住它,慢慢地移动。她就是在利用我,就是在强J我,我心里知道,但是没办法反抗。直到在她的柔软处划动,沾满湿润的液体。她闭上眼睛,慢慢地移动,这感觉似是享受的动作,时刻撩拨着我的心弦,我咽了一下喉咙。她慢慢的摆弄我分身,停止了玩弄它,然后对准了。

  当坚硬推开柔软的门扉闯入时,我们两个人同时“哦”了一声,本能的感觉占据了我们两个的心灵和肉体,学姐趴在我的身上,喘息着,好久,然后渐渐直起身,开始移动她的腰,在我的跨上移动,我不行了,我双手企图挣脱束缚我的手铐,但是这时候一对乳房压过来在我的脸上,然后她抱紧了我的头在她的胸前,开始低语或者说是呢喃,我无法呼吸,从没有尝试过这样的做爱,我已经无法思考,她开始加快移动。然后乳房终于离开我,我刚能呼吸一口气,感到胸口的衬衣纽扣被解开,早就湿了,无论是残留的酒还是汗水,都打通了我的胸前的衬衣,就感觉她手掌撑着我的胸膛,然后臀部开始律动,一个女人的体重,要是压在跨部,对一个被拷着双手的男人的跨部,很重,我只有大声喘气的力气,偶尔能感觉到她一只手支撑,有时是两只手支撑着我,喘息着。我作为男人,却被压在女人身下强J的屈辱感,一只伴随着我的呼吸,却让我不知羞耻的一直坚硬在温暖的进进出出之中,我也加紧双腿,贪婪着短暂的快感,想把一切都给予这个在我分身之上的女人。

  时间就像的温暖流水的漩涡,包围着天地之间我们两个呼呼喘息不停的人,汗水肆意冒出,也只是填充我们之间的空间,成为运动的润滑剂。活塞在急速地开动着。一上一下,伴随着喘息。而喘息声音越来越大,拉响汽笛,我们就像坐在一列飞驰的火车上。电视机的声音还在播放,但我只能听得到那是一种嘈杂,根本分不清讲的什么,也没有力气去辨别。她“啊”“啊”地娇喘,时而有一张饥渴的嘴咬住我的嘴唇,翻动我的舌头使我不能呼吸。胸前压着女人的两只手掌,跨上坐着她的整个体重,起起伏伏。眼前是黑暗的朦胧,和电视机一闪一闪的光亮。我知道还有一个人影在巅峰震颤。整个我的世界,我身处的沙发,地板,房屋,都在黑暗之中上上下下的震颤,越来越激烈,啪啪的声音开始有规律的出现,疼痛伴随着欲望的延伸,欲望扩展,越来越大,吞噬上面的一切阻力,然后又退回,留下空虚。突然再次前进,再次突破,然后再大的空虚,产生。

  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,“阿”她一声娇喘,不动了身躯,格外用力地推压我的胸口。然后感觉她的那里抽搐着,我也坚持不了,只感觉快到了,在快到了的时刻,因为到之前,那里总是有格外膨胀的感觉,我挺着腰,帮助她加速活塞的运作,火车越开越快,企图冲出轨道,轨道和飞转的车轮摩擦出耀眼的火花,活塞已经开始燃烧。就像我的巨大的欲望与屈辱,要在这黑夜里寻求出路,寻求最后的爆发,“啊”的一股暖流袭来,我也把持不住,弹跳着的尖端,迸发出最后最猛烈的能量,与那股暖流回合,释放终极的自己……不知道时间,手腕早都被压得麻木了,现在才有反应过来,浑身都是疼的,还压着一个女人的身体,只有那里有一时的舒缓。脖子边上是女人的喘息声音,然后唇贴上来,含住我的下唇温柔地撕咬。而我大脑一片空白,就这样,在生日那天晚上,竟然被学姐强J了,“生日快乐”她的侧脸靠在我的胸口,喘息着说。

相关推荐:

评论(6)

发表评论必须先登陆, 您可以 登陆 或者 注册新账号 !